羽琴呈殇

流年太匆匆,不过一场浮生半梦。

浮生半梦

#叶修生贺,主伞修(大概),微微微all叶。
#有私设,ooc严重
#记个脑洞,喜欢的地方多加两笔,结果就比较……不伦不类
#能看完的,都是勇士

1.
富有节奏的敲击声戛然而止,旁边的苏沐秋疑惑的转头:“阿秋,怎么了?”“没事,继续吧。”叶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:他刚刚,是因为什么走神的?“哦。”苏沐秋见状也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显示屏上。“沐橙快放学了吧”“嗯,做完这单就去接她。”

“沐秋,生日快乐。”有什么感觉萦绕心间,酸胀不已,却又像是……失而复得的喜悦?

签约嘉世,一切逐渐步入正轨。

荣耀飞速发展,各种组合为粉丝津津乐道,但若问最佳组合,粉丝心中想到的大多是同一个名字:枪与战矛——苏沐秋,叶秋。

2.
“苏沐秋你又发什么神经?”

“哎呀你不觉得家里太单调了么,买盆花装饰一下有什么不好?”

“……这就是你买好几盆蝴蝶兰的理由?”

“怎么样,漂亮吧,沐橙一定喜欢。”

“呵呵,死妹控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3.
陶轩最近很郁闷。

叶秋与苏沐秋的组合人气极高,拍广告一定是一个很好的话题。可叶秋就是不同意出镜。苏沐秋倒是不排斥拍广告,可拍的也比一般选手少,看着网上叶黑对叶秋相貌丑陋的恶意猜测,陶轩下意识看了一眼走廊另一边过来的叶秋。

这哪里和丑有半点联系?!拉出去好好打扮一下不比苏沐秋周泽楷差多少好么!你还不如真长得丑,我好歹还有个心里安慰。陶轩暗搓搓地磨牙。

“呃……老陶,你不舒服么?”

“没有。”我心绞痛而已。

4.
第八赛季,矛盾激化,叶秋宣布退役。

苏沐秋与叶秋约定留在嘉世一年。

散人横空出世,一伞千机挑起第十区腥风血雨,各大公会看到屏幕里那个花花绿绿的散人就头疼。

哦,眼睛也痛。

后来,散人身边出现神枪手和枪炮师时,各大公会已经基本麻木了。反正论技术你玩不过人家,论战术……我们来讨论一下技术问题。

工会会长心态逐渐佛系,可喜可贺。

5.
一切似曾相识,一切略有不同。

叶秋已是过去,叶修开创未来。

身边有了神枪手的陪伴,一切,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。

第十赛季,冠军,兴欣!

叶修退役,后担任国家队领队。不过苏沐秋拒绝了国队成员邀请,以技术顾问的身份共赴苏黎世。

一路过关斩将,第一届世邀赛冠军——中国!

6.
庆功宴上大家都多少喝了点酒,房间一片鬼哭狼嚎。

扒开张佳乐他在他身上的手,躲过了黄少天酒后威力更甚的音波攻击。叶修出了房间,来到天台。

夜晚的苏黎世有一种静谧的美,繁星与城市的灯光相辉映,在异域的夜晚意外的带来一种安心的宁静。

或许,与眼前这个人有关。

叶修缓步走到苏沐秋身边,并肩看这座美丽的城市。

“不打算解释一下?”叶修突兀地开口,没有往日的调侃,直入主题。

“不愧是阿修,怎么发现的?”答非所问,但心知肚明。

“不能说发现,只是猜测。”叶修顿了顿,复又开口:“过了这么久,一切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若说有什么异样,偏偏都是与你有关。怎么想,都该找你。”

“把这一切当作是一场梦吧,阿修。”苏沐秋的声音很低,却也很温柔:“你该醒了。还有人在等你,能与你一起经历一场荣耀,我很开心。”

“沐秋,你……”

有什么话即将脱口而出,可比它更早到达的是一阵晕眩。视野逐渐模糊,恍惚间看见苏沐秋转身望向他。明明什么也看不清,叶修却觉得他清楚的望见了苏沐秋的神情。

温柔,眷恋,不舍。

苏沐秋嘴唇微动,似乎说了句什么。

意识彻底归于黑暗。

7.
再次睁眼时入目一片昏暗。叶修简单环视了四周——自己这是在,病房里?

身体传来了久未运动的无力感,现在是夜里,月光温和的洒下,让他想到不久前苏黎世的夜景,还有笑的温柔的苏沐秋。

房间很静,但并非没有其他人。叶修转头的方向,长发的姑娘趴在一边,但显然睡得并不安稳,眼底也有可见的乌青。苏沐橙似乎梦见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。叶修想摸摸她的头,帮她舒缓一下——那是他安慰她常用的方式。不过自己现在全身乏力,也怕一个不慎把她惊醒,只好作罢。

困意再次袭来,叶修闭上了眼睛。

夜色渐浓,室内一片安静,但黎明即将到来。

8.
这一次是真正的清醒了。叶修看着已经大亮的病房,试着回忆之前的一切。

没有苏沐秋的一切。

退役、第十区、神之领域、第十赛季冠军、再度退役、担任世邀赛领队、冠军、庆功宴、回兴欣……车祸。

之前的无力感已经消退了不少。叶修试着检查了一下,嗯,没到缺胳膊断腿的地步。看来之前的车祸只是伤了脑子。

……

怎么这个说法这么让人不爽呢?

9.
“叶……叶修哥?”略带惊讶的女声将盯着天花板神游天际的叶修拉回现实。

病房门口,满脸不可置信的苏沐橙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生怕眼前所见不过是一场幻觉。她无数次梦到那场车祸,梦到叶修终于苏醒。可每一次她带着希望醒来,病床上毫无反应的人都一次次击碎她的希望。这一次,也是梦吧……

“沐橙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大家都……哎哎哎,别哭啊……”

声音因为缺水而略显沙哑,但这并不妨碍苏沐橙听清叶修说什么。泪水还在脸上,她却绽开了无比灿烂的笑容,像是大雨过后初开的花,明媚温暖。

苏沐橙手忙脚乱地倒了杯温水,双手都在颤抖。

太好了,不是梦,叶修哥终于回来了!

“四月一日愚人节,你倒是会选日子。”

10.
苏黎世一役,加上这次突发事件,这个原本坚强的姑娘终于彻底成长起来,想跑龙套的她蜕变成所有人都骄傲与认可的存在。比如眼下,她的情绪已经迅速稳定了下来,现在正与叶修聊着联盟的近况。大部分时候都是叶修听,不时吐槽两句。两个人就一起“咯咯咯”地笑,曾经安静的病房,终于真正意义上有了生机。

像是……家的感觉。

苏沐橙打开了职业选手群,不知是不是错觉,叶修觉得那个群似乎比之前冷清了许多。没有刷屏的话唠,没有总是慢一步却从不缺席的手残,没有总是发几个字或者只是一个标点的后辈,没有几个字就镇住全场的钱包脸……叶修看到历史消息,上一次发言,也是很久之前了。

不过,这种寂静很快被打破了。

苏沐橙将叶修醒来的消息发到了群里,然后将手机静音放到桌边,全然不顾这条消息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,笑的眉眼弯弯:

“你说他们会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愚人节玩笑?”

仿佛还是当年那个还有两个哥哥宠着的小丫头。

“你啊……”

“嘻嘻。”

11.
“我梦见你哥了。”

没有任何预兆,聊完一段后叶修突兀地开口。

苏沐橙没有接话,因为她知道叶修会讲下去。

还有点沙哑的嗓音在病房里缓缓响起,讲三个人一起为生活而努力,讲一起度过的每一个生日,讲意气风发的最佳组合,讲那个少年曾错过的一切……

叶修讲的很慢,还时不时需要喝水润一下嗓子。但他到底是讲完了。他们一起走过的春秋冬夏,荣辱兴衰。那场荣耀,谁都未曾错过。

“可惜那家伙最后说了什么没有听清。当初没说再见就走了,这一次又不好好告别。你哥他啊,最讨厌了。”

苏沐橙张了张嘴,企图说些什么,却发现千言万语,竟找不出一句合适的。她抬头去看叶修,倒是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悲伤。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下,窗外太阳的余晖映在叶修身上,叶修轻轻的转头,光一下子跌进他的眼中,散了开来,扩散成一种无言的温柔。

叶修突然笑了,实打实的温柔浅笑。有怀念,却逐渐被坚定取代:“放心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早就放下了。有句话你哥说的不错。”

“能与他经历一场荣耀,我很开心。”

12.
叶修的病房最近很热闹。

应该说,热闹过头了。

路过的小护士皱了皱眉,VIP病房也不能这么吵啊。

尤其是那个黄少天,叽叽喳喳说了这么久不缺氧么?她不介意给他打一针让他安静一会的。还有喻文州,笑笑笑,有什么好笑的,一看就没安什么好主意。向王队一样病床边坐着不好么?

不,这与她是微草粉没关系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象征性地敲了敲半掩的门,一脸冷漠的小护士拿手中的病例报告示意那块“保持安静”的牌子,满意的收到众人表示歉意的眼神后,换上一副标准迷妹的笑容走到王杰希面前。

“王队,我是你的粉丝,能为我签个名么?”

众人:……

王杰希你的粉丝都像你的打法一样风格多变么?

13.
直到小护士离开,病房也没有人说话。

一是因为刚才确实有点吵,二是还没回神。

“噗呲”,一声轻笑打破了诡异的安静,叶修半倚在病床上,看着听到消息慌忙赶来,结果挤满了大半个病房的一众大神,笑容没有一丝嘲讽,那是是发自内心的感情。

带着笑意的声音就这么响起,不大,和着窗外的风散在屋里,落在每一个人心上。

“让你们担心了,我回来了。”

14.
叶修醒来之后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大碍,在叶秋的坚持下又躺了几天,确定没有什么大碍才被放了出去。

现在他的日子过得很悠闲,兴欣与家两边跑,提点后辈,陪伴父母,那些错过的时光,以另一种方式去一点一点补了回来。

时光飞逝 ,一转眼就到了五月二十九日。

各大战队在上林苑为叶修准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会,闹了半天才因为赶飞机等原因渐渐散场,一片狼藉也不用叶修这个寿星出手,干脆就被老板娘大手一挥乔装赶出了上林苑。

夕阳渐渐落下,叶修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,无意中瞥到街边的一家花店,他愣了愣,推门走了进去。

店面不大,但花种类倒是不少。叶修一排排看去,目光凝在了第二排的那盆蝴蝶兰上。他看着花盆下的花语,一时无言。

蝴蝶兰,花语:我爱你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身后的门被人推开,夕阳的余晖在玻璃上一晃而过。不过叶修也没在意,弯腰拿起那盆蝴蝶兰,对一旁的服务员示意:“我要这盆。”

“不考虑换一个么?”

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,短短几个字将叶修钉在原地。他缓缓回头,生怕一切不过是一场幻觉。

青年逆着光捧着一盆蔷薇笑得温柔:“我觉得这盆不错,怎么,傻了?”

叶修看着青年一步步走进自己,面容逐渐清晰,是记忆中不变的模样。

“阿修,我回来了,生日快乐。”

“嗯……你这家伙,终于回来了。”

夕阳渐渐消失,各家各户逐渐亮起了灯,万家灯火中,苏沐秋捧着蔷薇和叶修走在街上,两个人的背影被拉得很长,却始终不曾分开。

这样走下去,走一生,似乎也不错。

蔷薇花语:我想与你,过一辈子。

评论(2)

热度(2)